探访“千年古城”陕西神木石峁遗址
北美

探访“千年古城”陕西神木石峁遗址

这是8月6日拍摄的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(无人机照片)。

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地处黄土高原北部、毛乌素沙地南缘,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遗址主体为距今约4000年的石砌城址,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,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史前城址。

近年来,考古工作者在此区域发掘出数以万计的玉器、骨器、陶器,遗址的城门遗迹、宫殿区也被逐一揭示。目前,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正在稳步推进。

新华社记者 张博文 摄

这是8月6日拍摄的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(无人机照片)。

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地处黄土高原北部、毛乌素沙地南缘,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遗址主体为距今约4000年的石砌城址,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,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史前城址。

近年来,考古工作者在此区域发掘出数以万计的玉器、骨器、陶器,遗址的城门遗迹、宫殿区也被逐一揭示。目前,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正在稳步推进。

新华社记者 张博文 摄

这是8月6日拍摄的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。

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地处黄土高原北部、毛乌素沙地南缘,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遗址主体为距今约4000年的石砌城址,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,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史前城址。

近年来,考古工作者在此区域发掘出数以万计的玉器、骨器、陶器,遗址的城门遗迹、宫殿区也被逐一揭示。目前,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正在稳步推进。

新华社记者 杨一苗 摄

这是8月6日拍摄的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(无人机照片)。

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地处黄土高原北部、毛乌素沙地南缘,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遗址主体为距今约4000年的石砌城址,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,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史前城址。

近年来,考古工作者在此区域发掘出数以万计的玉器、骨器、陶器,遗址的城门遗迹、宫殿区也被逐一揭示。目前,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正在稳步推进。

新华社记者 张博文 摄

8月6日,考古人员在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工作。

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地处黄土高原北部、毛乌素沙地南缘,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遗址主体为距今约4000年的石砌城址,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,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史前城址。

近年来,考古工作者在此区域发掘出数以万计的玉器、骨器、陶器,遗址的城门遗迹、宫殿区也被逐一揭示。目前,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正在稳步推进。

新华社记者 张博文 摄

8月6日,考古人员对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新近出土的石雕进行测量。

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地处黄土高原北部、毛乌素沙地南缘,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遗址主体为距今约4000年的石砌城址,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,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史前城址。

近年来,考古工作者在此区域发掘出数以万计的玉器、骨器、陶器,遗址的城门遗迹、宫殿区也被逐一揭示。目前,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正在稳步推进。

新华社记者 张博文 摄

8月6日,考古人员清理在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新近出土的石雕。

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地处黄土高原北部、毛乌素沙地南缘,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遗址主体为距今约4000年的石砌城址,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,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史前城址。

近年来,考古工作者在此区域发掘出数以万计的玉器、骨器、陶器,遗址的城门遗迹、宫殿区也被逐一揭示。目前,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正在稳步推进。

新华社记者 张博文 摄

这是在气膜保护下的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局部区域(8月6日摄)。

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地处黄土高原北部、毛乌素沙地南缘,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遗址主体为距今约4000年的石砌城址,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,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史前城址。

近年来,考古工作者在此区域发掘出数以万计的玉器、骨器、陶器,遗址的城门遗迹、宫殿区也被逐一揭示。目前,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正在稳步推进。

新华社记者 张博文 摄

这是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出土的部分骨针(8月6日摄)。

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地处黄土高原北部、毛乌素沙地南缘,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遗址主体为距今约4000年的石砌城址,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,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史前城址。

近年来,考古工作者在此区域发掘出数以万计的玉器、骨器、陶器,遗址的城门遗迹、宫殿区也被逐一揭示。目前,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正在稳步推进。

新华社记者 张博文 摄

8月6日,考古人员展示一枚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出土的骨针。

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地处黄土高原北部、毛乌素沙地南缘,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遗址主体为距今约4000年的石砌城址,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,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史前城址。

近年来,考古工作者在此区域发掘出数以万计的玉器、骨器、陶器,遗址的城门遗迹、宫殿区也被逐一揭示。目前,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正在稳步推进。

新华社记者 张博文 摄

这是8月6日拍摄的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外城东门护墙。

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地处黄土高原北部、毛乌素沙地南缘,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遗址主体为距今约4000年的石砌城址,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,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史前城址。

近年来,考古工作者在此区域发掘出数以万计的玉器、骨器、陶器,遗址的城门遗迹、宫殿区也被逐一揭示。目前,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正在稳步推进。

新华社记者 张博文 摄

这是8月6日拍摄的陕西神木石峁遗址皇城台出土石雕。

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地处黄土高原北部、毛乌素沙地南缘,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遗址主体为距今约4000年的石砌城址,城内面积逾400万平方米,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史前城址。

近年来,考古工作者在此区域发掘出数以万计的玉器、骨器、陶器,遗址的城门遗迹、宫殿区也被逐一揭示。目前,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正在稳步推进。

新华社记者 杨一苗 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