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瓣9.4,第二季也没翻车
北美

豆瓣9.4,第二季也没翻车

保护环境的理想状态,是所有人参与。

说到2021年最佳国产纪录片,TVB的《无穷之路》一定能跻身Top 3。

经过近两万网友的打分,豆瓣评分依然达9.5分。凭借该片,主持人陈贝儿更收获了 “感动中国2021年度人物”的称号。

《无穷之路》播出当时,就有人问会不会出续集。今年夏天,《无穷之路2:无价之保》正式回归,9月23日将播出最后两集,目前豆瓣评分为9.4分。从评分来看,可能是少数不输前作的续集。

纪录片《无价之保》。/豆瓣

这一季的主题,聚焦中国生态重建之路。整个拍摄依然艰苦,5个人的摄制组,3个月里跑了10多个省。 主持人陈贝儿说:“去年爬天梯,今年爬天山。”

通过镜头的传达,我们看到国家绿色转型的决心,也知道了在不同的地区,有很多人在默默守护着绿水青山。

可可西里的继承者们

在《无价之保》的摄制中,陈贝儿看见上百只藏羚羊,奔跑在可可西里的土地上。她眼含热泪,喊着:“这场景好感动。”

主持人送给藏羚羊的祝福。/《无价之保》

这充满松弛感的迁徙场景,实在得来不易。

位于长江源头的 “可可西里”,汉语的意思是“美丽的少女”。这“少女”海拔高、自然条件恶劣,是中国的四大无人区之一,也是藏羚羊分布最集中的区域之一。

20世纪80年代,疯狂的盗猎行为给可可西里带来灾难性打击。盗猎者仅用十来秒,就可剥掉一张藏羚羊皮。藏羚羊数量一度从20余万只锐减到不足2万只。

藏羚羊是高原生态的关键物种。/视觉中国

藏羚羊支撑起高原生态的完整食物链。若藏羚羊消失了,熊、狼、鹰甚至乌鸦,都会失去食物来源,高原生态的平衡很可能被打破。

在纪录片里,陈贝儿采访了可可西里巡护员秋培扎西和森林警察普措才仁。这兄弟俩的舅舅索南达杰和他们的爸爸扎巴多杰,都曾为保护藏羚羊奔波,甚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。

1992年,青海治多县委副书记索南达杰组建了全国第一队武装反盗猎队。两年后的一次巡山活动中,索南达杰与18个盗猎分子展开枪战,身中数枪,至死保持着握枪的姿势。

讲到父辈的牺牲,普措才仁在镜头前忍住了泪水。索南达杰的事迹引起蝴蝶效应,激励着更多人加入到巡护员的行列。

新一代巡护员继承了索南达杰的精神。/《无价之保》

近年来,我国不断加大生态保护力度,盗猎藏羚羊的行为在可可西里已然绝迹。到2021年,当地藏羚羊数量回升至30多万只,从“濒危物种”降为“近危物种”。

保护区里不再听见盗猎的枪声,但另一个威胁高原生态的新问题,却引起人们的注意。

2021年夏天,新闻报道了可可西里的巨型垃圾带,长达200多米,宽约20米。身在广州的啊璟看到报道,震惊了:青藏高原上的长江源头本该是圣洁美丽的,为啥会有这么多垃圾?

当时啊璟对 “无人区”的印象,还停留在小学时看过的电影《可可西里》。索南达杰的事迹,震动了可可西里的人们,也给一个南方少年留下深刻印象。

陆川导演的电影《可可西里》。/豆瓣

啊璟联系了民间环保组织“绿色江河”,辞掉广州的工作,跑到青藏高原上做志愿者。近日,新周刊记者与啊璟聊了聊这段志愿经历。

高山反应和艰苦的生活是每一位志愿者需要面对的。啊璟当时住在昆仑山驿站,上山一趟得开近6个小时的车。当地昼夜温差有30多摄氏度,周围是冻土层,一步一个脚印。

“我们每天花很多时间去捡垃圾。捡到装满人类体液的塑料瓶,得打开倒掉再压扁。”啊璟回忆道。短短20分钟,两个志愿者捡到的塑料瓶和包装袋就能铺满三平方米。

啊璟在广州分享自己的志愿者经历。/新周刊记者 摄

志愿者会把垃圾分装成小袋,再请路过的司机带到山下的回收点。他们还会到周围的旅馆宣传,鼓励人们把路途上产生的垃圾带回驿站,以换取洗衣粉、沐浴露等生活用品。

三个月的志愿活动下来,啊璟说: “在高原上做环保,重要的并不是惩罚那些乱扔垃圾的人,而在于教育那些还没乱丢垃圾的人。”

下山时请带走一袋垃圾。/@绿色江河NGO

2021年8月,啊璟回到潮州老家,发现家门口的海滩散布着断裂渔网、种生蚝的泡沫浮桶等海洋垃圾。受到高原上环保组织的启发,他在老家组建了“台山号志愿者协会”,发动身边人每月到海滩捡垃圾。

啊璟说:“志愿者是一个传播环保意识的载体,而不是捡垃圾的工具。志愿者的言行,会给身边人带来影响,尤其是当地小孩。看到很多哥哥姐姐从城市过去捡垃圾,可以带动他们一起保护身边的环境。”

温饱解决了,

接着该做点什么

一个志愿者到高原无人区呆一两个月,能有多大作用?“绿色江河”的创始人杨欣早年用一个小故事来回答:

一个男孩在海边把被潮水冲上岸的鱼丢进海里,别人问他:“大海每天要冲上来很多鱼,你又能丢多少鱼回去呢?”男孩说:“我救一条就是一条,至少被我救的这一条可以活下来。”

大海的鱼也许每天都会冲上岸,但大江的鱼却很可能会被捞完。

长江本是淡水生物宝库。/视觉中国

近年来,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到了最差的“无鱼”等级。通俗的理解,就是渔民按照传统捕捞的方式,已经捕不到鱼了。自2021年起,长江开始为期10年的禁渔。

《无价之保》的第3集,陈贝儿踏上民间护渔队的快艇,体验深夜在长江巡逻。这支护渔队的队长名叫刘鸿,家住重庆江津,童年常跟着哥哥打鱼。

近年来,食客对野生鱼的追捧,让非法电鱼的人猖獗起来。眼见长江里的鱼都快被电光,做建筑生意有些积蓄的刘鸿,在2014年牵头组建了长江护渔志愿队。

过去的8年里,刘鸿有上千个夜晚在江面度过,协助渔政部门破获了2000多宗非法捕捞。

采访当晚,护渔队开始巡逻不到4个小时,就发现了偷捕者,收缴了4枝非法鱼竿。看见一支鱼竿上连着16个鱼钩,陈贝儿目瞪口呆。

护渔队缴获了一枝非法捕鱼使用的鱼竿。/《无价之保》

为躲避抓捕,非法偷捕船一度换成了大马力快艇。刘鸿觉得护渔的船也得升级。他自掏腰包,特制了马力更大、船体更轻的防撞快艇。购置装备和巡航油费等加起来,刘鸿多年来为护渔花费了上百万元。

问及护渔的初衷,刘鸿说:“自己的温饱解决了,应该为子孙造点福。”

无论动机多么良好,也不得不接受现实的挑战。非法捕鱼的暴利使护渔志愿者身处利益的漩涡中。他们志愿护渔,不是在跟一两个人对抗,而是跟整个野生鱼利益链条上的人对抗。

陈贝儿与刘鸿一起在长江巡逻。/《无价之保》

久而久之,刘鸿被非法偷捕者视为“眼中钉”。他收到过威胁恐吓、造谣中伤,也曾被打得头破血流。

有人质疑志愿者巡逻的合法性,刘鸿说: “面对违法犯罪行为,任何一个公民都有权阻止。”

和他一起护渔的部分志愿者因害怕而退出,但大多数人还是坚守了下来。他们白天是保安、渔民、农民等普通人,到晚上就变身驰骋长江面的“护渔侠”。

爱长江,爱家乡。/《无价之保》

随着人们对长江生态的重视提升,这支民间护渔队得到越来越多的社会支持。

近年来,江津渔政部门开始为护渔志愿者购买意外险,也会给护渔船报销部分油费。当地人会自愿给护渔队当“线人”,也有更多年轻人参与到志愿者的行列。

自然保护的理想状态

如果志愿者里没有愿意出钱出力的老板,环境保护能做下去吗?

是可以的。

《无价之保》摄制队跑到新疆天山脚下,跟随“荒野新疆”志愿者的足迹,去寻找雪豹的身影。

到明年,“荒野新疆”项目将进入第10个年头了。起初,团队的志愿者把众筹来的100多部红外相机,放置在陡峭的崖壁上,调查天山野生动物的分布情况。

志愿者把摄像机放雪豹常去撒尿的崖边。/《无价之保》

当人们以为雪豹绝迹时,这些志愿者意外捕捉到野生雪豹的爪印。雪豹被誉为“雪山之王”,是高山生态系统的顶级捕食者,是一个地区生态平衡的重要标志之一。

通过志愿者所收集的照片、视频和观察手记,人们有机会围观雪豹的捕猎、睡觉和交配,甚至谱写了一段雪豹王朝的更迭故事。

人类对雪豹的了解在增加。/视觉中国

除了生机勃勃的场景,也有一些痛心的画面。“荒野新疆”志愿者在一次线下分享会中,提及到“人兽矛盾”的问题:一只雪豹拖着被捕兽夹夹住的脚,一点点走向死亡。

就算贵为“雪山之王”,雪豹冬季也会猎物匮乏,要跑下山偷吃牧民的羊。针对这一问题,这个志愿团队与地方政府协作,推动雪豹生态补偿基金的建立,从而解决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矛盾。

保护野生动物不仅需要金钱上的支持,感情上和道义上的关注也非常重要。

陈贝儿与“荒野边疆”志愿者合影。/微博

北京大学保护生物学教授吕植说:“自然保护的理想状态是,保护成为所有人的事情。……只有很多人去做,才会支持更多的人去做。大的改变是很多人推动的结果,不是一两个人在那儿游说,也不是缺你不可。”

《无价之保》拍摄结束时,陈贝儿收集了不少纪念品:青藏公路上捡到的易拉罐、长江非法捕鱼者所用的鱼钩、云南野生亚洲象图册、云南洱海的一瓶水,以及内蒙古库布其沙漠的一瓶沙。

一沙一世界,一水一海洋。宇宙中另一个适合人类生活的星球,美国NASA估计在距离地球1400光年的地方,用目前最快的飞船连续飞行,至少1万年。

至少上万年里,我们还要坚持待在这个蓝色星球上。如果我们不能把这个地方保护好的话,我们恐怕就没有别的出路了。

这一季纪录片播出时,陈贝儿曾发文感叹:“世界不是只有高楼大厦、冰冷的数字和电子产品,只要走出去,你就会看到有山有水有动物,大自然和人类是息息相关的。”

所谓的无价之“保”,保的是生态自然,也是人类的现在与将来。

参考文献:

[1]《无穷之路2》聚焦生态丨羊城晚报

[2]《无穷之路2》开播啦!丨Gapper国际义工旅行

[3] 为长江鱼的繁殖“保驾护航”丨江津融媒体

[4] 下一个平衡在何处丨吕植

[5] 别让“雪山之王”成为记忆丨乌鲁木齐晚报

[6] 雪山之上的王者更迭丨乌鲁木齐晚报

[7] 绿色江河:生命不能承受之感动丨凤凰网

[8] 降级了!藏羚羊从濒危降为近危丨央视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