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去新疆吃东北人都没听说过的“东北菜”
北美

我去新疆吃东北人都没听说过的“东北菜”

走进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,别具风情的民族气息扑面而来。自清乾隆年间从东北地区西迁以来,锡伯族人世代居住在这里,他们用勤劳和智慧,努力经营着自己的生活,书写了灿烂的民族文化。

锡伯古城里的城楼丨图虫创意

流着口水匆匆逛完了当地的民俗文化馆,出门四顾,一股馋意涌上心头。刚在民俗文化馆里了解了全羊宴、锡伯大饼、椒蒿炖鱼,不去亲自品尝一番,终究算不上真实的游历。于是一路探寻,总算在当地人的推荐下找到了一家专做锡伯族传统菜肴的饭店。嗯,从民俗文化馆到餐馆,在察布查尔,你真的可以品尝一段关于吃的历史。

博物馆里的锡伯族传统宴席丨拍摄 樊北溟

因为有了知识背景的前情铺垫,翻开菜单时的我显得颇为从容,轻车熟路地点上几道代表菜,接下来的,就只剩搓手等待了。

01

锡伯大饼

能以本民族来冠名的,自然是众多代表菜中的绝对c位,如果你和我一样长着一颗碳水脑袋,那锡伯大饼就永远都不会让你失望。

饼是发面饼,白茬、暄腾、喷喷香,随便掰上一块,即使什么菜都不配,都可以心甘情愿地吃到地老天荒。

锡伯大饼和一些小菜丨拍摄 樊北溟

小麦粉特有的香气总是那么迷人,朴素、纯粹,像极了简单却充实的日常。锡伯大饼能给人带来一种很扎实真切的幸福感。

02

花花菜

通常拿来和锡伯大饼搭配的,是花花菜。花花菜并不是某一个菜的品种,而是一道合菜。和配抓饭时常吃的“皮辣红”类似,花花菜由胡萝卜、芹菜、韭菜、包包菜、辣椒合制而成的。锡伯人做法很讲究,花花菜的配色很丰富,甚至辣椒也要用红青参半的,体现对生活的别致的用心。花花菜很爽口,用来搭配锡伯大饼是极好的。

花花菜丨拍摄 樊北溟

生活就是这样,越是家常的事物越是不可替代,越是不可替代的事物越难描摹,它们就像雨水和空气,这些本应有的东西,仿佛只有缺失时才会被提起。然而也正是它们,守望着一段又一段独特的记忆。

03

萨斯肯和鱼炖子

尝完了主食和小菜,当然还得浓墨重彩地说说撑场的硬菜。

“萨斯肯”是一道大炖菜,由于锡伯族人是从东北地区西迁到的新疆,饮食习惯既有坚守又有融合,所以这道菜和东北的乱炖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一定会有的主料是牛肉或者羊肉,配菜则以耐煮的蔬菜为宜。土豆、白菜、干豆角、胡萝卜,各种配料齐聚一锅,为人们提供足以抵御寒冬的镬气和底气。

萨斯肯丨jxcaipu / 忆凉歌

伊犁河畔渔获丰富,又有谁能抵御鱼肉鲜甜的诱惑呢?而且鱼炖子还是锡伯族的看家菜肴,于是自然要点上一道。

鱼炖子并不是整条鱼上桌的,而是用的鱼块。如果你见过鱼块的大小,也多少能从这个细节中推测锡伯族有多热情洒脱了。鱼炖子色泽金黄,加上芡汁的包裹,显得格外鲜亮,一大盘端上桌,真是让人食指大动。

鱼炖子丨拍摄 樊北溟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一方民族的菜肴,也体现着内在的平衡和调和。比如,椒蒿这种新疆特有的植物特别适合用来炖鱼,独特的香气在锅中尽情弥漫,赋予了难以复刻的地域印记。再比如,无论点哪个菜,都和锡伯大饼特别搭配,让人一时间说不清究竟点的是下饭的菜,还是下菜的饭了。

04

锡伯奶茶

酒足饭饱,怎么能不喝茶呢?锡伯的奶茶同样不能错过。和内蒙古的锅茶一样,锡伯奶茶是咸的,并且同样是大锅煮的。看奶皮在浅褐色的奶茶里沉沉浮浮,看热气从碗口袅袅腾腾,温温热热地喝上一大碗,让人想家,甚至想念旷野的烈烈风沙。

锡伯奶茶丨拍摄 樊北溟

锡伯美食太多了,除了我尝过的,还有花样翻飞的全羊宴,薄皮大馅的南瓜锅贴,开胃下饭的烧辣子,喷香诱人的炖丸子……然而作为游客偶然路过,也只能望着满满当当的菜谱遗憾地兀自兴叹,只恨自己的胃口太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