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媒:越来越多美国人正抛弃智能手机,开始使用“傻瓜机”
北美
北美 > 凤尚 > 正文

英媒:越来越多美国人正抛弃智能手机,开始使用“傻瓜机”

英国《每日邮报》6月30日文章,原题:美国人正在抛弃智能手机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正在抛弃智能手机,拿起只能打电话、发短信的“傻瓜机”,以避免陷入“僵尸模式”。傻瓜机因此走俏,去年全美销量高达280万台。傻瓜机用户们觉得自己变得更加平静,也更多地将精力投入现实生活。

资料图 (IC Photo)

焦虑抑郁增长50%

软件开发者卡洛琳·卡德维尔称,选择傻瓜机起初会很不方便,但习惯了就会感觉很放松:“你会发现,放弃智能手机后,你能获得大量的时间和空间,也能更好地维护关系。”数据表明,智能手机的兴起伴随着焦虑和抑郁发病率的增长,2010—2019年增加了50%。卡德维尔在之前从事的行业深耕了15年后,意识到智能手机可能是问题所在:“我心力交瘁,最终辞了职,之后的3个月,我就进入所谓的‘僵尸模式’。那个夏天,我什么都没做。后来我回想起来,最大的问题就是没了工作后,人就没了边界感。”

过去,工作让卡德维尔不得不随时待命,深夜也常常要接电话。但当她忙着在社交软件上回消息,连遛狗都想不起来的时候,她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卡德维尔开发一款叫Unplug(脱身)的软件,可以锁定智能手机应用,帮助人们健康使用手机,使用这款软件的用户平均每天的手机使用时间会减少72分钟。

“我想人们都逐渐意识到了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的危害,年轻一代将在改善人与手机关系的运动中发挥领袖作用。”卡德维尔补充道。

戒断智能手机并不难

在听说朋友为了照顾孩子放弃了智能手机后,全职妈妈、自由文字编辑克里斯蒂娜·迪努尔也开始使用“傻瓜机”。“这段时间我一直有相同感受,但却束手无策。我没什么自控力,但直接换傻瓜机又好像太激进了。”她说,“和朋友聊了之后,我鼓起勇气,做出改变。”迪努尔称,她受到了《焦虑一代》一书的启发,书中将年轻人越来越焦虑的现象归咎于智能手机的普及。“我从书中明白,孩子们不该过早接触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,但我自己都还没做到这一点。要想拒绝孩子们玩手机的请求,我需要以身作则。”对迪努尔来说,智能手机的戒断比想象中容易,她一点也不后悔。“我感觉异常轻松,不用再纠结如何自我节制。过去哪怕没什么事情,我也会经常打开手机查看邮件和社交媒体。”

“用傻瓜机后,我就不再选择困难了。我变得更加平和,也能更加投入到现实生活中,尤其是能多陪陪孩子。”迪努尔称,她仍然会通过平板电脑使用社交媒体,但每天也就刷几次。“哪怕隔了好几个小时,社交媒体上也不会出现多少有意思的事情,这让我意识到自己以前是在浪费时间。”迪努尔解释称,戒断智能手机后,她的专注力和阅读量都提升了,陪伴家人的时间也更多了。如今作为美国“远离智能手机的童年”运动的成员,她正努力让自己的两个孩子避免染上不良的网络使用习惯。“许多家长自己使用手机的习惯都不算健康,那对于头脑和意志力还在发育的孩子们,这些设备的危害只会更大,”迪努尔表示。

在生活中寻觅片刻安宁

《安静地带》的作者史蒂芬·库希奇旅行时曾路过一个名为格林班克的小镇,由于附近的天文观测台,这里没有手机信号,他意识到这里的人都在经历“戒断”。“在创作《安静地带》时,我和很多人聊过,他们讲述了自己来到这里时的手机戒断症状。”库希奇称。“当地人告诉我,年轻人意识到手机不能用了之后,就像得了荨麻疹一样坐立不安。哪怕知道没有信号,他们也会不由自主地频繁查看自己的设备。”

“有数据表明,人每天要点击智能手机超过2600次。”库希奇谈到,在这里呆了一周后,他妻子的手机使用频率开始降低,逐渐适应了慢节奏的生活。库希奇没有经历这种戒断,因为他一直都不用智能手机。

“这是我在生活中寻求片刻安宁的小技巧。大量研究表明,如果我们适当远离网络,就能感到更加快乐,效率也会更高。我可以理解,有些人是为了工作才要频繁查看手机,但我已经找到了戒断手机的方法,希望别人也能知道这种方法。”他选择彻底和智能手机说再见,“我知道我自己的意志力太薄弱了。今天我陪两个孩子在泳池边玩耍的时候,我决定要买个新的沙滩铲。如果当时手头有智能手机的话,我就会打开亚马逊开始购物,然后被沙滩铲、短信、邮件的信息黑洞吞噬掉。把握当下很难,智能手机只会让它变得更难。”(作者罗伯·沃夫,华泽勋译)